八一八ep33这场傲娇虐恋大戏

刷首页刷到一大片萧景琰是不是对得起林殊但对不起梅长苏,靖王没有对不起梅长苏萧景琰只是更爱小殊刷的我心塞。

喂,你们搞错重点了好吗?ep33这场争执矛盾明明是一场以捅对方一刀再自插三刀来拼命撒糖的虐恋情深好么。

- 梅长苏仅仅是靖王萧景琰的谋士吗?

拜托,谋士难道不应该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你拉拢我吹捧嘴上挂着共商大业报效国家私底下合伙捞钱耍人弄权?谋士难道不应该揣测主君心意,顺着毛捋缓缓进言?主君难道不是纳谏也好不纳也罢,谋划时分赃到位私底下一拍两散?
哪有靖苏这样,一个拼命立flag说我不过是为名为利,另一个说哼哼我看不起你我看不起你我就是看不上你,其实深深佩服对方的光风霁月赤子之心,看重(ai)对方爱得死去活来

- 这场争执是靖王萧景琰不尊重谋士梅长苏?

拜托,小琰生气当然一是因为受人挑拨以为小苏把母妃的处境当棋子算计,二是因为小苏表面傲娇表示不救卫峥,但更重要的是“我看错了他”—— 换句话说是,一片痴心,究竟是错付了!

来,咱们看剧里原文怎么说:“我原以为,这一年多以来,我和他算是性情相投、理念相仿。没想到一遇见这样的事情,才让我发现,这不过是我的错觉而已。”(4:02)
“若不是早已视他为友,推心置腹,误以为是同路之人,我又何至于如此失望?”(12:53)
——喂喂喂你们认真看剧了没有!这个重点强调了两次,两次!前一次靖王殿下眸色深沉语调沉痛,后一次小琰同学眼圈儿都红了。伤心。伤心得不得了。

换而言之,ep33的冲突之所以如此激烈,恰恰不是君臣之间的猜忌相疑,而是挚友之间的割袍断义

来,请跟我念两世琅琊榜的金句:
——人素来只会被朋友出卖,敌人是永远没有出卖和背叛的机会的。

属下做错事情,训斥就是了;臣子出的主意不对胃口,不听就罢了。小琰绝交的时候是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小琰是一个道德标准不低同时也情义深重的人。列战英早已经在旁边劝他了,“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嗯),没必要太较真了。”

但是小琰不。一次冲突一次意见不合就要闹到把密道封死的地步,恰恰是因为他把梅长苏看得看重、期望太高。对方一旦有一点没符合他的期待,就天崩地裂。

看看:“一旦我真的成为了那种无情到齿寒的人,难道先生就不担心我将来为了其他的利益,将你当初扶助我的情分一笔勾销吗?”哎……

小琰在这一ep里的生气、冲动,因为戳中的全部是他的情义:亲情,兄弟袍泽之情,以及知己惺惺相惜之情。小琰误解的、错怪的,是他的好友梅长苏,而不仅仅是他新宠的谋臣苏哲。


- 靖王萧景琰适合做皇帝吗?

我爱死他了。而且我把话撂在这儿:萧景琰此人,绝对是最理想的主君人格

琅琊榜里写小苏是明写,写小琰是暗笔。小苏重生之后整个人生就是为了雪冤(下面会细讲),但小琰先为皇子、后为大权在握的靖亲王,其实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万里江山如画,伸手可得,他要做什么不可以?再退一万步说,待他得了这天下,获得了他父皇现在所有的个人权威,当年的赤焰军是不是叛逆,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但他不是。萧景琰不仅重情义,而且重真理。对他而言,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十几年倏忽而过,往事慢慢湮没成了故纸堆,旧人和新人都已经有了新的人生。他完全可以生活在阳光下,他已经生活在阳光下,但他仍然选择背负这件事,永远永远的背负着它,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雪冤翻案。

为臣者谋,为君者断。人啊,会一点一点地长大,会学会权衡利弊布局谋划,会学会看透人心择人而用。更何况小琰学得很快,真的很快。讲真,一块方正的璞玉学会各种技术手段会很难吗,难道我们还指望早就已经被政治的污水染得不成样子的政客重新去捡回道德原则?
为人臣者最怕的是主君心志不坚,又或是多疑刻薄。小琰为人光明正大,看重道德原则,心志坚韧如铁,向往清明盛世,只要有良臣辅佐,何事不能成呢。

小琰在这儿误解了小苏,是他谋局不够成熟(也怪敌人太狡猾,每样都往他心窝子上戳)。可他的这些个光风霁月的优点真是一个都没丢,反而都深化了。(特么我要是一个厉害的主君分分钟能够一边虚与委蛇的利用一边暗中疏远摆梅长苏一道好伐)

再次表白:我爱死小琰了。这个人设正的很,没崩,真没崩。还特有感染力。

再怎么说,我们也得相信小苏的眼光啊。


-------------------------------------------------------------

说完小琰来说小苏。诶,写靖王写了这么多,我都快忘了小苏才是本命了。

先来看这场戏小苏被小琰捅了几刀:

1. 拖着病骨一次次去寒冷的密道里摇铃。人家装作没听见。

2. 几句不合。小琰拔刀断铃。

3. 小苏直接懵了。诶,曾经那么神采飞扬天不怕地不怕、如今仍然骄傲自矜到骨子里去的梅长苏,声音惊慌发颤喊了一声“殿下”,直接给他最最亲密的挚友,跪下了……

——结果人家回头继续发刀子,逼着他跪在寒气深重的地上承受着一句句诛心的斥责
- 此时才看清楚:你原来也是动辄言利,眼里没有天性和良知的人!……
- 我若是听从先生之意,割舍掉所有的道义人情,那我当初夺位的初衷又是什么!……
- 我萧景琰从此何去何从,就不劳梅宗主费心了!……

小琰神色语气无一不狠厉戳心。小苏眼神麻木浑身冰凉,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雾草这一段两个人简直是火花四溅每个眼神每个动作每个语词都虐得人肝疼)

4. 小苏把姿态放得再低、再低、再低,想要去确认小琰的用意。人家直接锁门走人。

5. 小苏上门去求。小琰把他晾在冰天雪地里理都不理会,(说不定故意)连火盆都不给一个。

6. 小苏逼出了小琰对林殊的表白之后,表态江左盟可以出手救卫峥。

小琰说呵呵你可记得我当初给你定的规矩?同样的事情你已经做了第二次,难保不再做第三次。请恕我再难相信你。

小苏又一次又一次难以置信的慌了(这儿有一个下意识的吞咽动作,并且说话的时候声音是颤的):你难道以为我在敷衍你?

7. 小琰说:再见。就当你当初选错了人。

8. 小琰说,你只不过是一个局外人……


写完这八刀,我又被台词和表演再再再再虐了一遍……

虐到肝颤心抖的有以下这么几点:

第一,小苏不断不断地去求、去等、去骂、去抚慰,立足点不在于“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那样的人”,甚至不在于“你要相信我”,而完完全全是担心小琰自身的处境。也就是说,你要听我的,不是因为我想要这份情谊;不不,你不信我不重要,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但若你此时走了,你会死。

第二,有人说小苏这一跪求,算是坐实了君臣名分。诶,小琰确实欣赏小苏(小苏,不是小殊)、看重小苏,引为知己,尊为国士,也因此相当看重和小苏的情分。然而断交断得如此霸道,很难说不是占了身份的便宜,也很难说不是仗着小苏对他的爱重。

故事的主角是小苏,但小琰绝对不是一个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主君。他的原则和目标非常清晰——这也是小苏看重他甚至被虐也甘之如饴的地方。可惜啊可惜,这种可贵的王霸之气以及他对小苏的感恩和看重,在这个故事里要以狂捅小苏八刀这么惨烈的方式展现出来……

第三,也是很多人已经提到过的,小苏其实深深厌弃憎恨着自己现在的谋士身份和所言所行。小苏重生之后,他的道德原则仍然完全沿袭于以前的林殊、等同于现在的萧景琰,讲求光明正大清白干净,憎恶阴诡计谋搅动风云。他心底里根本不认为“梅长苏”这个人有资格和林殊和萧景琰并肩站在一起。

所以这儿还有一个梗:知道小苏身份的目前只有蒙挚、霓凰和静妃。这三人的共同点在于,他们从来没怎么见识过梅长苏谋算人心的那一面,他们心目中的小殊一直是原来的小殊。ep17私炮坊争执那场戏有一个细节,小苏告诉小琰怎么样用一个伎俩让自己的德性广为人知赢得人心的时候,特意把郡主支开了。同样的,小苏绝绝对对不会告诉言豫津和萧景睿自己是林殊,即使他们同样也是梅长苏的好友。

就这样小苏如此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林殊这个形象:“我已经做了十三年的梅长苏了,就让当年的林殊,保持大家记忆中的样子吧”——这句话根本不只是个说法,而是他实实在在的言行。而小琰是谁?萧景琰是梅长苏的主君,见证了他所有的算计所有的谋划——我真是再汗,两个人的道德标准真是太高了,这种清正让人无奈也让人敬佩——小苏怎么可能愿意让这样的一个形象,以林殊的身份赤裸裸地出现在萧景琰的面前?

所以要瞒着,死死瞒着。不仅是因为要让小琰“心无杂念”,更根本的大概是早已不堪面见故友。小琰越看重与林殊的情义,小苏就越感动,同时也越厌弃梅长苏。


---------------------------------------

也因此梅长苏的诞生就是一个诅咒。故事一开始那个“活下去……活下去!”的嘱托昭示着,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背负着至亲好友七万冤魂的性命和声名,他尚在人世间苟延残喘的唯一目的就是雪冤

梅长苏从来没有成为“人”的资格,他甚至没有死的自由,哪还谈什么为人的喜怒哀乐,欢喜悲辛?小苏质问小琰的那两句“你有何颜面去见你的皇长兄,又有何颜面去见林殊?”——又何尝不是梅长苏自己最深最深的梦魇?他怕的太多了,他怕自己的生命会在使命完成前消耗殆尽,他怕萧景琰是不是不再如旧。

所以小苏面对小琰极为极为分裂。ep33当中,聪明如小苏,在密道中面见到小琰之前肯定早就已经意识到了对方行事异常,在回避自己。正常人难道不会察言观色,顺着对方的意思慢慢摸清楚情况,澄清可能的误解?小苏说一句“江左盟已经救过卫峥”“卫峥不是不救但一定要谨慎行事”就那么难吗??

特么小苏啊,仍然在死傲娇!他居然还在说“得失利弊如此明显”“成大事者必须有所割舍”!!他居然仍然在重复和小琰的互动套路:

- 我就是一个搅动风云利欲熏心只看成败得失的谋士。
- 那样的艰险、那样的险阻、那样可能断送掉一切甚至性命,殿下仍然要做?
- 既然殿下心意已决,我自当从命。

小苏比谁都想要翻案。但小苏从地狱里重活一世,早就不在光明之下了。他一方面担负着沉重的使命,另一方面又极为担心连累到好友萧景琰。也因此他根本不正常,一次一次上来就自插自虐直接呛人,神经质一般反复去确认小琰是不是仍然还记着那桩旧案,是不是仍然愿意心志坚定的去雪冤。ep24两个人从谢玉牢房里出来的时候,小苏反复激将,激将成功;ep33再来一次,很不幸,小琰正好受人多重挑拨,怒气上脑,有点玩脱了……于是小苏被连捅八刀。

我早就被小苏虐到没有力气了,但还不得不说,小苏被小琰捅刀子,一定程度上根本是他自找的。以江左梅郎的江湖地位,以林殊了解萧景琰之深,要接近靖王敞敞亮亮地成为他的至交好友、治世良臣很难吗?林殊可以,但带着心魔的梅长苏不行。真的不行。

从小琰的角度想一下:这样的梅长苏以如此怪诞的方式接近自己,莫名其妙号称要奉自己为主君;这个人奇谋妙算阴险诡谲,还明显有秘密瞒着人不说——他到底是谁?他有什么目的?他是不是会利用我,利用我身边的亲人?小琰的这些反应,真的不奇怪。


很多地方都有人在说萧景琰或许对得起林殊,但最辜负的就是梅长苏。可是小苏自己,又何尝对得起梅长苏???梅长苏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哪里有资格去心痛、去悲伤、去自怜、去自哀??靖王萧景琰被无良谋士梅长苏逼得怒火四溢,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小琰仍然是那个心志坚定情义无双的小琰,小琰仍然是那个挂念着赤焰和林殊的小琰,这太好了。足够了,真的很好。小殊很高兴。

至于那个跪在冷地上、候在风雪中,被捅了一刀又一刀的、名叫梅长苏的躯壳,又有什么要紧呢?

--------------------

写着写着不像糖了。

下面的话说起来不忍心,但我还是要写:对于那个已经再世重生不堪为人的梅长苏,小琰还以那样的方式存在着,就是最大最大的糖。

小苏燃尽生命的最后一点余晖扶持着他的挚友,而小琰何尝也不是用全部的身心扶持着梅长苏这个符号所代表的使命。他们是互相成就。

对从黑暗中爬出来的小苏来说,小琰的坚持和情义、小琰的节操和抱负,就是最明亮最温暖的光芒。小苏把自己的身心交托给他,也就托付了从林殊到梅长苏所有的赤子之心和清明世界。

所有人对所有人都很残忍。但这残忍啊,也是命运的痛吻和馈赠。



06 Oct 2015
 
评论(107)
 
热度(1085)
© 云关雪栈 | Powered by LOFTER